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盛唐纨绔 > 第286章 杜相又犯病(3更)
听书 - 盛唐纨绔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286章 杜相又犯病(3更)

盛唐纨绔 | 作者:愤怒的妖姬| 2019-12-29 21:0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唐国,正月十三日。

    清晨时分。

    李逸才练完武,从屋内洗浴出来,便见府上的家丁、婢女,已经面带嬉笑地在忙碌,不一会儿功夫,整个国公府上下,又增添了许多灯彩。

    同时,还有几个家丁,在院子外燃烧爆竹,发出‘啪、啪、啪’的一阵脆响。

    “他们在干什么呢?”脑子忽然间有些断路,一时没想到这是为何的李逸,不由转眉望了一眼玥儿,出声问道。

    “公子,您忘了?”

    玥儿抿嘴笑了笑,而后认真回道,“从今日开始,也就是正月十三日开始,大伙儿就在庆祝上元节了。”

    “盛大的宴会,会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日。到时候,满城欢庆、灯彩交加,还有诗会、猜灯谜之类的游戏呢!”

    一说到此处,玥儿的那张小脸上,就流露出一股股喜笑的神色,好像对此很是徜徉。

    “呃……”一听玥儿这话道来,李逸微微愣了愣,这才忽然想起,原来是上元节快到了,不由摇摇头,“你不说,我倒是差点儿把这事儿给忘了,上元节啊…”

    说话间,李逸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色,貌似今天要下雨,顿时也就没了打算外出的心情。

    李逸一直都不喜欢下雨天。

    下雨天,不适合出行。

    “走吧,随我用膳完了之后,赶紧回屋练字去,今日不适合出行。”李逸随口说了声,便率先迈步走向正厅。

    “哦……”

    玥儿才升起的一片好心情,听到李逸的吩咐,瞬间感觉,她好像被一盆凉水泼了般,从胸口一直冷到了脚底。

    心情也变得有些糟糕。

    就连走路的时候,也有些漫不经心,一颗小脑袋,不小心碰到了李逸的肩膀。

    李逸见此,顺手捏了下玥儿的小脸蛋儿,哭笑不得道:“今天要下雨,不适合出行,明日再带你出去。”

    “啊……?”玥儿原本灰暗的眼神,顿时一挑,几乎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天上只是有些黑而已,也没有什么乌云笼罩,完全不像是要下雨的节奏。

    玥儿眨了眨眼,委屈地嘟嘴,指着天色撒娇道:“公子,您看,天色挺好的呀,也不像是下雨的情况啊…”

    李逸笑了笑,双手扶住玥儿的小脑袋,将她别过去,看向正在搬家的蚂蚁,说道:“你自己看看,蚂蚁都在搬家了,怎么会不下雨?”

    玥儿转头间,便看到了一群蚂蚁,果然如李逸所说,蚂蚁已经在搬家了。

    “呀,公子说的还真准!”一看到蚂蚁在搬家,玥儿顿时就明白了,为何李逸说不适合出门了,微微叹气道,“看来今日,当真是要下雨了……”

    “走吧,用膳了去练字。”李逸揉了揉玥儿的小脑袋,开玩笑道,“你写的字,就像是鸡抓的一样,还不好好练字,日后没救了。”

    “嗯,知道了,公子,玥儿待会儿,一定好好地练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丫头坚定回道。

    原本想要外出的那颗心,此时此刻,也老老实实地压了下来。

    正厅,只有几个人在。

    李逸没有瞧见李靖的人影,心中估计,想必是近来朝中事务繁忙,李靖几乎连早膳都来不及吃,便已经先走了。

    只有二位兄长,以及母亲红拂女在。

    “娘。”李逸微笑喊道。

    “三郎,快坐,坐下用膳之后,然后陪为娘一起去亲家府上,好像亲家的病,有重犯的迹象。”红拂女随口说道,同时伸手,示意玥儿也坐下。

    在自家府上,只要没有其他外人在,红拂女从来都不在意这些规矩。

    玥儿老实地坐在李逸身边。

    倒是李逸,一听红拂女这话,心头顿时不由一愣,赶紧看向红拂女,凝神问道:“娘,您是说……杜相的病情,忽然间变严重了?”

    “是啊……”红拂女悠悠地叹了口气,摇头道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杜相突然就食欲不振了。这几天以来,他连太极也不练了。”

    “昨日,杜相突然病犯,你又不在家中,亲家便赶紧派人进宫去找了太医,杜相的病情,这才稍稍缓解了些。”

    “赶紧用膳吧,用膳完毕过后,赶紧随为娘一起,去亲家府上瞧瞧。”

    说着,红拂女又给李逸夹了一口菜。

    “好。”李逸点点头,但心中却是突然就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变得有些严重了。

    似乎弥漫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毕竟,杜如晦的病是肺病,李逸也不能确保,他一定能够将其根治。

    但若是杜如晦,一直按照他开的方子,好好地休息调养,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时间,按理来说,杜相应该没事才对。

    杜相突然就变得食欲不振,此事貌似有些离奇。

    李逸不相信,他开的方子有问题。

    赶紧用膳过后,也顾不得外面的天色,会不会下雨,李逸便随同红拂女一起,赶往杜相府中而去。

    ……

    杜府,院门前。

    刚抬脚出门,准备去叫李逸的杜小妹,一见到李逸随同红拂女而来,脸蛋儿上没忍住,当场就有些泪珠泛滥。

    “三哥,你赶紧去给爹爹看看,爹爹前两日,明明还好好地,突然就犯病了。”杜小妹声音有些哽咽,眼角的泪水,也掉了下来。

    “放心吧,小妹,没事的,有我在呢!”李逸伸手出来,擦干了杜小妹眼睑的泪水,又揉了揉她脸蛋,杜小妹这才停止了抽泣,乖乖地点了点头。

    倒是杜构这货,一直站在边上没有发话,不过他的脸色,也不大好看。

    话不多说,李逸知道情况不大妙,赶紧走进内院。

    内院中,杜如晦躺在了病床上,面色有些轻微地泛白,但看起来还能够行动自如,只是使不上力气,并没有其他不好的迹象发生。

    “三郎,赶紧给你杜叔瞧瞧,快看看你杜叔,这到底是怎么了!”听到脚步声,又见是李逸赶来,杜娘子连忙起身,将位置让给李逸,不解地嘀咕道,“前两日还好好地,怎么突然就犯病了…”

    “别急,大娘子。”李逸安慰一声,将杜娘子交给红拂女,便快步来到了床榻前。

    “是李家三郎……来了吗?”杜如晦缓缓睁开眼,声音虚弱地喊了声,只不过,看着杜如晦的模样,似乎他的眼皮有些抬不动,貌似想要睡觉。

    “杜叔,你别动,先让伯安先给您把把脉。”李逸微笑说道,内心却是有些凝重。

    杜如晦点点头,便任由李逸把脉。

    按着杜如晦的脉象,李逸不由皱了皱眉,他的脉象如同常人一般,四平八稳,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迹象。

    忽然间,正待李逸准备松手的时候,李逸却赫然发现,杜如晦的脉象,一下就乱了。

    而且,还是混乱不堪的那种!

    “怎么回事?”李逸心头顿觉怪异,赶紧再次给他把脉,但按照脉象感觉来,还是如同之前那般正常。

    只是,在李逸又打算放手的时候,脉象就会突然变得乱跳。

    奇了怪了!

    李逸还从未见过,有谁的脉象,会像杜如晦这般怪异,赶紧冲身后的玥儿喊道,“玥儿,赶紧拿一盏灯过来。”

    “哦,马上就来了!”玥儿不敢迟疑,立马将带来的灯凑近杜如晦的身前,李逸先翻开杜如晦的眼皮瞧了瞧,眼睛正常。

    而后,舌也正常。

    “呼呼……”李逸不由深吸了口气,转而问杜娘子道,“杜娘子,近日以来,杜相都吃了些什么食物?您还记得吗?”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与平日的食物一样啊!”杜娘子一脸不解地说道。

    但待她在脑中认真地想了又想,突然之间,杜娘子就想了起来,似乎前两日的时候,杜相还另外吃了一盒糕点,那糕点由于保质期时间长,至今还在。

    “对了,三郎,我想起来了!”

    杜娘子恍然大喊一声,而后看着李逸,一脸认真说道:“你杜叔近日,除了平常的食物之外,还吃了一盒糕点,但是……”

    说到此处,杜娘子面色又黯然了下去,悠悠地叹了口气,不相信地说道,“但是那一盒糕点,应该没什么不对劲啊,平日里,咱们这些人吃了那糕点,也没什么事儿发生。”

    “杜娘子,是什么糕点?”李逸微微一愣,转而认真问道。

    “就是醉仙楼的酥花糕啊!”杜娘子一脸认真地说道。

    “醉仙楼的酥花糕?”念叨间,李逸突然就一愣。

    醉仙楼,乃是徐掌柜亲自在管理,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醉仙楼内的店小二,几乎每一个都可信,平日里对李逸也是笑呵呵地。

    何况,酥花糕这玩意儿,李逸也曾经尝过,味道确实是不错。

    也难怪杜娘子会这么说。

    但此时此刻,李逸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事关紧急,不能凭自己的臆测来用事。

    “杜娘子,那酥花糕……现在可还有剩余的吗?”李逸凝重地看向杜娘子,说道,“若是还有剩余的,劳烦杜娘子,赶紧将之拿来给伯安瞧瞧。”

    “有!有!有!”杜娘子连连点头,赶紧吩咐身后的杜小妹,“小妹,你赶紧去将你父亲吃剩余的酥花糕,拿来给三郎瞧瞧。”

    “是,娘!”杜小妹乖乖地点了点头,然后立马转身而去。

    没多久功夫,杜小妹便已经去而复返,将一盒吃了许多的酥花糕,递给了李逸。

    李逸点头接过,然后将酥花糕放在桌上,顺手取出一根银针,往上面轻轻一扎。

    等小片刻时间过去之后,李逸抬起银针一看,发现银针没有变黑。

    也就是说,无毒!

    “这就怪了,什么毒都没有,杜相怎么就会突然间,变得就浑身无力了?”李逸在心中暗暗嘀咕,不由开始沉眉思索起来。

    屋内没人出声,一片宁静……

    求票,杜相求票,可怜一下这个糟老头啊,哈哈哈…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