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驭龙珏 > 第六十七章 与蓐收拜堂
听书 - 驭龙珏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六十七章 与蓐收拜堂

驭龙珏 | 作者:纸鸢望春风| 2019-10-31 09: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就这样晚上我们也都回了各自的卧房,而敖润则是坐在床边炼化着那颗千年灵芝。这个时候的我,也没什么好做的。忽然想起来那奢比王,送我出奢比国的时候,还将那荷包还于我,说是里面送了两样东西给我,让我回去以后,在打开来看。

    此时,我打开了那个荷包。里面是两个小瓶子,瓶子上还附着奢比王的气息。只见里面还有一个字条,而上面则是写着:锦瑟姑娘,这两个小瓶子里分别是我的血液,它可以解这世上的任何奇毒;而另一个瓶子里则是五千年的精元,你以有了身孕,想必这精元对你大有用途。

    看完了那奢比王留下的字条,我又拿起了那两个小瓶子,瞧了瞧。只见是两个透明的瓶子,一个里面装着绿色的液体。我想这个应该是奢比王的血了。而另一个则是半透明的如烟一样的气体,估计应该是奢比王字条里写的,五千年的精元了吧。看过之后我就把这两样东西收到了驭龙珏里。心想着这奢比王虽然是行尸了,但是这做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也算是正派心善的一个行尸了吧。

    一会的功夫,敖润就将那个千年灵芝炼化成了一颗丹药。敖润擦了下额上的汗珠,看着我,

    “锦儿,过来!”

    我也没有迟疑,于是,就走到了敖润的身边。然后看着敖润,

    “会不会是苦的?”

    敖润看着我,

    灵芝本身就是苦的啊,应该会有些苦,你听话把它吃下去。”

    我接过那粒丹药,放到了嘴里,由于那丹药太大的缘故,也是咽不下,于是就把它嚼碎了。谁知道,这东西真是苦的要死。

    “太苦了,水!”

    “等咱们龙儿出生以后,一定好好的补偿你,现在必须要有些节制才行。”

    我看着敖润感觉他似乎有一些虚弱的样子,于是,就向着他的身体探了一下。谁知道,让我没想到的是,精元竟然所剩无几了。是啊,在甜园和在奢比国的时候。他就每日里给我精元,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家伙现在这么虚弱,还死撑着。我随手拿出了玉珏里,奢比王送我的精元。递给了敖润,

    “你是我的夫君,你要保护我一生,现如今你如此虚弱,怎么保护我呢?”

    敖润接过那瓶子,

    “精元?这是哪来的。”

    “是奢比王给的,你把这个用了吧!”

    敖润看着我,

    “我休息一日就好了,我的精元随时都可以炼的,这个留着,日后你能用的着。”

    我看着他这副样子,看来他铁定是不会用的。然后看着他,

    “那好吧,明日还需早起的,我们赶紧睡吧。”

    就这样敖润拥我入了他的怀里,而我躺在他的臂弯之上,久久都没有入睡。

    等他睡熟了以后,我打开了那个瓶子。运用修为,将三千年的精元,输送到了他的身体。随后又把那个精元瓶收到了驭龙珏里,然后躺在他的臂弯上继续睡了。一会功夫,就也沉沉的睡熟了。

    次日清晨,房里的炭盆已经灭了,房间里冷的快将人冻僵了。于是,我起身下了床。又将敖润的被子盖了好。穿好了衣物,就走出了门外。而此时的铃儿,正在雪地里欢快的打着滚。我抱着袖子,走了上前,

    “铃儿,你不冷吗?这大雪纷飞的,怎么不在房里呆着呢?”

    那铃儿看向我回答,

    “我就在这严寒的钟山长大啊,早都习惯了这里的气候,在严冬里修炼,是我每天必须经历的。”

    说着,只见这铃儿就幻化成了人身。看着我,

    “时辰不早了,我带你去梳洗打扮吧。今天可是你与蓐收哥哥大婚呢,一会要见到师父的。可不能弄的太勉强了,让师父看出来就不好了。”

    就这样我梳洗完,就随着铃儿去了她的卧房,铃儿帮我幻化了一副漂亮的妆容。然后又给我幻化一套红色的喜服。而大堂则成了我和蓐收的喜堂了,烛九阴洞府内,则是满堂的红。而这铃儿还把蓐收的卧房也装点成了满堂红的洞房。

    不多时候,铃儿对我说:“这时辰也是快要到了,我去把敖润大哥他们都叫过来。”

    于是我也点了下头,一会功夫,敖润、敖顺和玄磊还有谶花,就赶了过来。一进门那玄磊便是看向我,

    “锦瑟你今天真的是漂亮的出奇呢!”

    而一旁的敖润似乎有些不悦,毕竟,这是我和他盼望好久的婚礼了,因为种种原因,到最后都告吹。而现如今要他亲眼看着我和别人成亲,他能高兴的起来吗?虽然是假的,但是也为时让人心里不那么痛快。

    此时,只见蓐收一身红色喜服,看着我似乎带着些许的喜悦,款款而来。蓐收看着我,

    “我倒是希望这都是真的。”

    我抬头望着他,也没有说话。毕竟这敖润还在我身侧,随即蓐收将一块秀着龙凤成祥图案的红色盖头,盖在了我的头顶。然后将一块红色的绸缎的一端递到我手上。就这样牵着我,我也扯着红绸随着蓐收的脚步,辗转的来到了喜堂。

    此时,虽然我已经被盖头盖遮住了眼睛。但是我依稀的能感受到烛龙的气息,而烛龙就坐在喜堂的正中。随后敖润和玄磊一袭人也跟了过来。

    此时的铃儿恭着身,

    “师父吉时以到,可以拜天地了。”

    只听到烛龙说道,

    “嗯!那就行礼吧!”

    而此时的我,跪到地上,

    “徒媳有话要说。”

    只听那烛龙说:“有什么事情不能拜完天地在说吗?误了吉时就不好了,先拜天地吧。”

    只听身侧的铃儿喊到:“一拜天地。”

    于是我便是不情愿的和蓐收冲着烛九阴洞府的门外拜了一下。铃儿又喊道,

    “二拜高堂。”

    我和蓐收又冲着正席的烛龙恭设备拜了一下。身侧的铃儿又喊道,

    “夫妻对拜。”

    而此时的我多么希望和我拜着堂的是敖润啊,这场婚礼则是我和敖润求而不得的。这个时候我也无奈的和蓐收互相躬身一拜。只听铃儿又喊了句,

    “礼成。”

    这个时候我实在是,按耐不住了。鼓起了勇气掀开了盖头......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