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网游大相师 > 第五十章 临死49天
听书 - 网游大相师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五十章 临死49天

网游大相师 | 作者:我知鱼之乐| 2019-10-30 20: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你……”

    左旸话音刚落,那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背后便传来了醉在花甲年惊怒的声音,这个龟仙人显然还想阻止左旸这么做。

    “嗖——啪!”

    左旸也不与他废话,手腕一抖,回头便是一枚用上了【流星珠手法】的【飞蝗石】。

    “……呃!”

    醉在花甲年显然没有预料到左旸会这么做,一时没有防备直接中招,整个人立刻僵在原地,想要说的话也卡在胸中,只能瞪大了一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左旸。

    “呵呵。”

    迎着龟仙人仿佛要杀人的目光,左旸淡然一笑,纵身一跃而去。

    “砰!砰!砰!”

    又是三脚踢死一人,此时剩下两人才终于反应过来,当时就气急败坏的叫骂了起来:

    “卧槽,这人真是来抢怪的!?”

    “要不要点脸!?你都已经是这种程度的高手了,还好意思抢我们的怪!?”

    但接下来回应他们的却不是左旸,而是一个忽然从背后传来的陌生声音:“有什么不好意思?像你们这种忘恩负义的玩意儿,哥只想说抢得好抢的妙,现在新闻上天天播的那种好人流血又流泪的事就是你们这种王八蛋干出来的,以后哥见一次抢一次!”

    这个忽然出现的家伙,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的百里不守约。

    他还清楚的记得不久之前的一宗新闻报道:某女子意外落水,好心人见义勇为下水施救,最后女子是被救上来了,但好心人却不幸溺亡,最终的结果令人大跌眼镜,获救女子悄然离开连个屁都没放,甚至最后被人肉出来,一家子也跟着一起说谎拒不承认,更不表示感谢。

    新闻画面中,好心人母亲的哭喊令人心碎与愤怒,每个有良知的观众胸中都憋着一口气却无从发泄,只能无奈的咽下去,暗自发誓老子他娘的以后多管闲事老子就是傻叉……

    百里不守约一边义愤填膺的说着话,手中双剑已然化作两条青虹,直刺向一人背心。

    “噗!噗!”

    他的伤害虽然远不如左旸高,但也真心把那两人吓了一条。

    左旸更是已经抓住机会跳入两人中间,【青云得路】使完又是一阵毫无章法的乱踢狠踹……

    只用了短短2秒钟。

    等到醉在花甲年的封穴状态消失、再次恢复行动能力的时候,战斗已经彻底结束了。

    现场只留下了那三个人的尸体,还有那个已经残血的蟊贼头领。

    “……”

    看着眼前的一幕,醉在花甲年微微动了一下嘴唇,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那张老脸上尽是落寞与黯然,不停的摇头叹气:“哎,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

    野外BOSS在左旸和百里不守约的合力施为之下,很快就解决掉了。

    运气不是特别好,只掉了2件青铜装备。

    “咱俩一人一件好了,他肯定是不会要的。”

    左旸自作主张和百里不守约完成了分配工作,随后单独走到一脸失神的醉在花甲年面前,笑道,“老人家,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不过,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只求万事不违心即可。”

    “哼!”

    醉在花甲年冷哼了一声,男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多少都有点倔。

    不过既然没有拂袖离去,说明这个倔老头在经过这件事之后,或者说听到百里不守约的那番话之后,其实已经略微想通了一些什么,至少此前坚持的东西有了一些动摇。

    左旸也不介意,微微一笑又道:“你我相遇也是缘分,再加上刚才我砸了你一石头,作为补偿,我可以免费给你看一次相,如何?”

    “嗯?”

    听到这话,醉在花甲年终于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了过来,游戏里给人看相,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你夫妻宫呈现孤相,说明贵夫人已经仙去,现在你是孤身一人。”

    左旸也不管他怎么想,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不过你的子女宫和财帛宫的品相倒是不错,你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都比较孝顺,家境也比较殷实,不需要为生计担忧,我说的可对?”

    “对倒是对……”

    醉在花甲年不自觉的点了下头,那张老脸则是已经皱了起来,脸上的诧异变成了奇异。

    “你山根呈现青黑之色,主重大灾疾,这说明你已经身患重病,虽然在游戏中依旧活动自如,但实际上你已经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必须有人照料才能够生活。”

    左旸接着又道,“另外你的两个眼角处也有青色,与山根连成一片,中医医理中有句话叫做‘肝开窍于目’,肝与眼有关联,这点又可以看得出来你患得重病必定与肝脏有关系,是也不是?”

    “是,没有错!”

    醉在花甲年此时已经连连点头,难以置信的道。

    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年轻时候是个贪图杯中之物的人,因为练过功夫便总以武侠小说中那种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的好爽姿态为榜样,他哪里知道古时候的文人剑客喝的其实都是度数不高的米酒黄酒,喝一大碗摄入的酒精量都未必有现在那些白酒的一小盅多。

    结果可想而知,他现在已经得了肝硬化,而且是医生都表示无能为力的晚期。

    因此后来,他就再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了,医院也不再去了,强行出院回家安然等死,再后来,外孙见他出门不便无聊的紧,便给他送过来一台游戏仓……

    但这些信息现在却被一个游戏里的玩家给看了出来,这就实在是有点过于玄乎了,说实在的,他儿子和女儿在绝望之际又不是没有给他找过类似的奇人异士,结果全他娘的是骗钱的货色,还真没什么人能够仅凭一面之缘便说得这么准确。

    “最重要的是,你现在睛圆而凝露,形状和外观犹如鱼目,同时形体枯干,与土无异,这些都是速死之期将至的表现,你的阳寿快要到了。”

    左旸直视着醉在花甲年的眼睛,非常直白的道。

    “……”

    醉在花甲年听罢身体微微抖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才终于露出一抹释然微笑,道,“虽然不甘心,但我早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就是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你的法令纹绷急而不显,缠曲而不顺,七七之数不可过,也就是说,你最多还剩下四十九天的时间。”

    左旸叹了口气,随即又道,“不过……”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