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危情谍影 > 第109章 任务
听书 - 危情谍影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109章 任务

危情谍影 | 作者:清河先生2015| 2019-09-27 21:3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刘达成在望远镜里看见胡钧一伙落荒而逃,嘴角抿起一丝得意的笑意。多田骏不让他出现在现场,就是要让胡钧没地方发泄仇恨!

    “叔叔,感谢你。这次要是没有你,那车货就被胡钧中饱私囊了。”

    多田骏横蛮地挥手打断刘达成,说道:“这点小事,不算什么!连我多田骏的车都敢劫,那他胡钧真不知马王爷长几只眼了。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你也不必在意。走吧,叔叔带你去喝酒。我们叔侄之间,不要太过客气。达成君,如果不介意,我给取个日本名,你看如何?”

    刘达成脸上肌肉一阵僵硬,不知如何应答。这可是出卖祖宗的事情!多田骏看出他的尴尬,倒也不勉强,哈哈笑了几声,便领着刘达成往宪兵司令部的饭堂走去。

    一路上,刘达成注意到,宪兵司令部的流动哨位明显增加。巡逻的士兵三八步枪都插上了闪着寒光的刺刀,摆出大敌当前的阵势。联想到从川岛秀子那里“读”来的情报,刘达成觉得自己不能白来一趟。

    包厢里。

    刘达成问道:“多田叔叔,我今天来你这里,总感觉有些异样。这种感觉又说不出来为什么。真是奇怪了。”

    多田骏一听笑道:“还说不出来?我们进入一级战备阶段。正仁亲王将在半个月内来上海,所有的车站、码头都必须戒严,沿途的街道也要清理,防止重庆方面的特工搞破坏。”

    “哦?难怪我突然觉得宪兵司令部的空气都凝固了。哈哈哈,真让叔叔见笑。”

    多田骏意识到自己话多了,连忙制止道:“达成君对外不能声张。知道这件事的人仅限于日本宪兵部队和特高课,连76号特工总部几个头头都不知道。当然,到时候可能会派他们的人负责外围警戒。按理说,叔叔今天可没时间陪你喝酒,考虑到你上午大惊一场,叔叔破个例。”

    “达成感谢叔叔厚爱。叔叔请自便。”

    自从刘达成得知多田骏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爱好,又攀上了叔侄关系,办起事来有如神助。华鸿毛纺厂的利润持续增加,多田骏的钱袋子也应该鼓起来。

    下个月,至少给多田骏增加五千美元的进贡。

    ......

    上海大学。校内茶吧。

    邓飞从靠窗的茶色玻璃向外看,能把外面的景色和来人看得一清二楚。刘达成打扮成一个中年知识分子,穿长衫,戴眼镜,腋下夹着一叠书。深一脚浅一脚地向茶吧走来。

    “邓叔,好久不见了。”

    刘达成拿起一杯茶,轻轻抿了一口。邓飞用右手手指头敲着茶几,表面上有些漫不经心,实际上在想问题。

    邓飞问:“听说今天出货时,在汀根桥出了点麻烦?”

    刘达成如实相告:“的确如此。后来我通过多田骏的关系,把76号的胡钧赶跑了。但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肯定是我们内部出了奸细。具体的情况,曾志权和魏强他们了解得多,多田骏叫我别出现在现场。”

    邓飞一听,还有这么奇葩的事情?宪兵司令部的司令亲自为华鸿毛纺厂撑腰?当他得知多田骏得了百分之十的股份,便觉得此事很正常。

    “邓叔可别被多田骏的假象给迷惑。他是个坚定的***分子。好战,血腥,贪财,好色。但凡和暴力有关的事情,他最感兴趣。”

    “嗯。这表明你成熟了。我们是在走钢丝绳,不允许有任何失误。今天的事一定有内因。我们要把隐患找出来,趁早清除掉。危险往往来自我们并不知道的地方。一旦暴露,后患无穷。”

    “日本皇宫仁正亲王可能在半个月以内来上海视察。日军已经开始布置接待工作。这是绝密消息。知道的人只限于高层。”

    邓飞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下,一时也下不了决心。地下党并不热衷于搞暗杀,军统却是趋之若鹜。

    “告诉军统站了吗?”

    “说了。估计他们已经忙起来了。”

    “那就好。我们静观其变。你的任务是清除内患。一定要查出今天胡钧劫车的原因。今天的事,要不是多田骏出面,我们不但是电台、军火的损失,整个组织都会暴露,后果不堪设想。另外,最近我方可能有一位重要领导从香港秘密途经上海,去苏北新四军根据地。上级要求我们必须保证他的安全。”

    “知道了。”

    接收到任务,刘达成便匆匆离去。他从王其中那里借来的公车还停在路边,要是不小心遭了贼,还真不好交差。想到这,他开着王其中的车直接来到修车厂。别克车已经修好,就等他来取车。

    刘达成在修车厂门口又碰到了田螺,想到半小时后王其中要来,他把田螺叫到一边,轻声吩咐道:“最近日方有大官来视察,你把着黄包车满大街转,仔细观察一下,看哪些地方有便衣特工,然后画成图纸交给我。”

    田螺领命而去。刘达成也颇为欣然。田螺和李晓初这样的小人物,现在已成了自己的私人势力,把他们雪藏起来,既安全,又能为自己办很多事。

    半小时后,王其中来到修车厂,刘达成已坐上自己的车。王其中也坐了上来。

    王其中的身份变了,胆子也变小了。他没有把刘达成和黄艳出卖,证明他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的。

    王其中有些焦虑地问道:“蝰蛇,重庆来电,要我刺杀李士群。你说我该怎么办?”

    刘达成有些惊诧地看着王其中,反问道:“王站长,你以前可是一个足智多谋的行动高手呀。这样的事还要问我?”

    王其中猛然一掌击向自己的大腿,苦逼地叫道:“蝰蛇,你有所不知,我现在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不是人!重庆方面在检验我的忠诚度,交给了我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李士群是个老特工,身边的警卫力量十分强大,根本没办法接近。”

    从王其中的焦虑程度看,刘达成不免有些担心。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度的,一旦超过这个限度,很可能走向反面。而王其中现在就像天秤,究竟会彻底倒上哪边,完全在于他的一念之差。

    想到这,刘达成安慰道:“王站长,你也无需太过紧张。局座远在重庆,又怎么知道我们这边的事呢?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既使刺杀不了李士群,干掉他的几个干将,还不是大功一件啊。况且你的存在有我证明,也是重庆所默许的,你担心什么?”

    “你说得有道理,有道理。”

    王其中喃喃着下了车,刘达成却是惊出一身冷汗。信仰不坚定,是军统特工的通病。

    这不是一件小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