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承包大明 > 第四十章 从低俗迈向伟大
听书 - 承包大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四十章 从低俗迈向伟大

承包大明 | 作者:南希北庆| 2019-09-27 21:26 | TXT下载 | ZIP下载

    (大章,大章,大章,求支持,求支持,求支持。)

    赶尽杀绝?

    杀人诛心?

    刘荩谋愣是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朱立枝!”

    刘荩谋突然一声咆哮,指着朱立枝破口大骂道:“你这忘恩负义,卑鄙无耻的小人,我...我刘荩谋算是看错你了,想当年......。”

    他又开始翻出成年旧账一通数。

    刚到一会儿的郭淡,对于他们之间的恩怨,可以说是如数家珍。

    朱立枝静静的聆听着,等他骂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才道:“我又没让你脱,你也可以不答应。”

    刘荩谋一怔,突然反应过来,瞪向郭淡:“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让我脱,我就得脱,真是岂有此理。”

    郭淡不去理他,而是向徐继荣道:“小伯爷,这可是你的事,我只是友情相助,不过...我倒是为你感到悲哀。”

    “你为我感到悲哀?”徐继荣斜目瞧着郭淡,那眼神就好似说,你一个上门女婿,我堂堂小伯爷,你为我感到悲哀,搞笑你是认真的。

    郭淡叹了口气:“他问你借钱,你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可是你要他帮一点小忙,他却推三阻四,这难道还不够悲哀么?”

    徐继荣听得是若有所思。

    刘荩谋是大惊失色,急得是直跳脚:“你这小童生是活腻了么,竟敢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你信不信.....荣弟?”

    徐继荣突然闪现在郭淡身前,挠着下巴,一语不发的瞅着刘荩谋。

    这眼神让刘荩谋感到毛骨悚然,怕怕道:“荣弟,你不会真的听他的吧,他不过就是一个小童生,一个牙商的上门女婿,岂能与你我兄弟相比,你切不可中他的诡计啊!”

    徐继荣认真道:“可是我觉得淡淡说得很有道理,你连这点忙都不肯帮我么。”

    这是什么鬼忙。

    刘荩谋听得都快哭了,急得是垂首顿足:“若是别的事,我为荣弟你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可...可他是要我脱光衣服站在那里,他...他这是要成心要羞辱我啊!难道你忍心我被他羞辱么?”

    徐继荣直摇头道:“我不觉得淡淡是在羞辱你,脱个衣服而已,有啥羞辱的。”

    刘荩谋气急道:“那你为什么不脱?”

    徐继荣一脸纯真道:“因为我没有问你借钱啊!”

    郭淡抿了抿嘴,心道,这小子也不傻呀!

    “......!”

    刘荩谋一听到借钱,当即面如死灰。

    这如同暴击,血槽顿时空了。

    郭淡轻咳一声,道:“画不画,不画我就回去了,时辰不早了,我还得回去伺候夫人睡觉。”

    “别啊!”

    徐继荣急忙拦住郭淡,旋即黑着脸瞅着刘荩谋,道:“谋谋,你脱不脱,不脱的话,我可就不借你钱。”

    “荣弟,想不到你也是这种人。”

    刘荩谋眼中含泪,伤心欲绝的看着徐继荣。

    “那就算了。”

    徐继荣哼道。

    “等会。”

    刘荩谋手一抬,他知道徐继荣的个性,没有别的,就是任性,咬咬牙道:“要...要我脱也行,但...但是你们得答应我,今日之事决不能泄露出去,否则的话,这兄弟是肯定没得做了。”

    徐继荣拍着胸脯道:“这你放心,我向你保证,绝不会说出去的。”

    刘荩谋又非常警惕的看着郭淡。

    郭淡笑道:“我来此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帮助小伯爷,他不让我说,我自然是不会说出去的。”

    这么一说,刘荩谋稍稍放宽心,他以为郭淡乃是徐继荣的新晋小跟班。

    刘荩谋环视一眼,突然道:“徐春,你也出去。”

    郭淡却道:“他不能走。”

    “为什么?”

    刘荩谋立刻怒目相向。

    郭淡道:“因为我得要一个帮忙的。”

    “你.....。”

    刘荩谋看着郭淡,那是咬牙切齿,道:“你给老子记.......。”

    不等他说完,郭淡就道:“我不画了,他威胁我。”

    徐继荣立刻道:“你威胁他,我就不借你钱。”

    “我...我没威胁他,我只是善意的提醒她。”

    刘荩谋顿时怂了。

    郭淡不耐烦道:“快脱吧,我待会真的要回去了。”

    徐继荣立刻不爽的看着刘荩谋。

    “脱就脱。”

    刘荩谋在八目睽睽下,露出羞涩的表情,缓缓脱下外衣,又扭捏着脱下里衣。

    朱立枝微微皱了下眉头,将脸偏到一边去。

    “能不能给我留块布遮挡一下。”

    “当然不能。”

    郭淡一本正经道。

    徐继荣眨着眼道:“都脱了,都脱了。嘿嘿.....!”

    “你们这些混蛋,太欺负人了。”

    刘荩谋眼中泪光盈动,语带哽咽,羞答答拉下胯下那仅剩的一块布,然后双腿一夹,双手一捂,冲着郭淡咆哮道:“你还不快画!”

    “好的。”

    话虽如此,郭淡却是不紧不慢的向徐春道:“你去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朱立枝眼中闪过一抹困惑。

    刘荩谋听得勃然大怒,道:“你这厮方才为什么不去准备,偏偏等我脱了,你才去准备,还要准备这么多东西”

    郭淡一脸歉意道:“真是抱歉,因为我没有想到你真的愿意脱完,看来我也得努力挣钱,将来好去借人钱,那样的话,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哈哈!”

    徐继荣听得目光急闪,仿佛打通了这任督二脉,心想,原来借人钱,还有这般好处,以前怎就没有想明白了。念及至此,他突然瞟了瞟郭淡,眼神有些诡异。

    刘荩谋只觉后路都给人断了,忙道:“荣弟,你休听他胡言,他是在骗你的,哥哥这么做,可不是为了向你借钱,纯粹是为了帮你呀。”

    徐继荣根本没有在听,他眼中只有郭淡,小声道:“淡淡,你喜欢赌钱么?”

    郭淡顿时心生警惕,问道:“你什么意思?”

    徐继荣期期艾艾道:“你若要借钱,可来找我,我一定借给你。”

    我擦!我教你的招数,你竟然想用在我身上,真TM卑鄙无耻。郭淡不禁勃然大怒,咬着牙道:“小伯爷莫不是忘了,我还有一千两在你那里。”

    “是呀!”徐继荣眨了眨眼,又向刘荩谋道:“谋谋,一千两能输多久?”

    “一千两?”

    刘荩谋眼中一亮,也顾不得遮掩,手舞足蹈道:“这一千两那是可以输......荣弟,你不能这样说,谁说一定会输的?”

    “你啊!”

    “我何时说过这话?”

    “但是你每回都输得精光。”

    “这回是最彻底的。”朱立枝默默的补上一刀。

    人艰不拆啊!

    刘荩谋不但衣服没了,连心都碎了。

    郭淡嘴角直抽抽,这厮为了借钱给我,还真是煞费苦心,低声道:“小伯爷,你就省省吧,就算我赌钱,你认为我赚钱的本事,会比输钱慢么?”

    徐继荣想想也是,不禁惆怅道:“那可如何是好?”说着,他竟向郭淡投去两道求助的目光。

    天啊!你让我教你招数来整我?

    郭淡恨不得立刻掐死这厮,真是太毒了。

    扯了半天,刘荩谋都快要凉透了,徐春才将东西给找来,其实准备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主要是那个简易的画架比较耗时间。

    郭淡拿着磨好的木炭笔,站在画架前面,瞅了眼羞答答的刘荩谋,道:“我说刘公子,你这神情、姿势恁地猥琐,我画技再了得,也画得不会好看啊!”

    刘荩谋道:“你别得寸进尺,我若松开手,岂不是全让你们瞧见了。”

    郭淡没好气道:“这只是艺术而已,你想那去了,而且你也可以摆个我们瞧不见的姿势。”

    “这怎么摆?”

    “唉....。”

    郭淡叹得一口气,摆出一个“掷铁饼者”的经典姿势,道:“这样你的大腿不就能够挡住了。”

    刘荩谋瞅了瞅郭淡,觉得这个姿势还真有那么一点意思,而且还能够挡住,于是他有样学样,问道:“可以了么?”

    “行了,保持不动。”

    郭淡开始执笔在纸上画了起来,不管是眼神,还是动作,都显得非常专业。

    他在美帝留学的时候,只学过一门兴趣课程,那就是人体绘画,还是他的一个同学拉他去的,他本来是不想去的,因为他只热爱金钱,故此他只对自己的专业感兴趣,只不过后来得知那里经常有人经常不穿衣服,他觉得有必要去痛斥这种有伤风化,道德败坏的行为,于是就去报了名,原本是要学两年的,只不过当轮到他上台当模特时,他就果断放弃了这门课程,他对天发誓,决不能同流合污,要有出淤泥而不染的精神。

    他真的只是学了半年。

    而对面的坐着朱立枝突然站起身来,稍稍舒展了下筋骨,然后背负双手,披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在院中散起步来......。

    过得好一会儿。

    “你画好了没有,我脚都麻了。”

    刘荩谋痛苦的呻吟着。

    “再等等,马上好了。”

    “这句话你已经重复十八遍了。”

    这厮的耐力倒还真是不错,能够坚持这么久,换做我的话,早就趴下了。郭淡心口不一道:“如果你实在是坚持不住,就多想想待会小伯爷会拿着一百两给你,解你燃眉之急。”

    郭淡身后的徐继荣直点头道:“是的,我回去之后就会拿钱给你。”

    说着,他又将目光集中在画纸上,看得是极其入迷。

    刘荩谋顿时吸得一口气,只觉浑身上下又充满了力量。

    金钱真是无所不能!

    也不知何时,在院中游走的朱立枝,也来到郭淡的身后,最初目光只是有意无意的瞟上两眼,但是渐渐的,他也跟徐继荣一样,目光变得有些痴迷。

    又过得好一会儿,郭淡放半截炭笔往地上一扔,吐出一口浊气来,道:“好了。”

    话一出口,就听得啪地一声,刘荩谋就如同一坨肉饼狠狠的砸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累死老子了,累死老子了。”

    徐继荣惊醒过来,赶忙朝着徐春道:“快去拿衣服给他。”

    “等会!”

    朱立枝突然走过来,指了指地下那半截炭笔。

    徐春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赶紧捡起炭笔来。

    郭淡回头瞧了眼朱立枝,见他目光始终盯着画板下面,神情极其不悦,于是低头一看,原来有很多碳灰掉落下来。

    可怜刘荩谋趴在地上,竟然没有人关心他,不禁痛苦的呻吟道:“朱立枝,你个无情无义的家伙,老子在你眼中连根木炭都不如。”

    朱立枝淡淡道:“你能够自己站起来,而木炭不能。”

    有理有据,不得不服啊!

    刘荩谋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跟他争论,在徐春帮助下,裹上外衣,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喘着气道:“你这小童生,害我这么苦,若是没有画好,我可饶......。”

    话未说完,他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一般,呆呆的看着面前这幅画,过得半响,他不禁欣喜万分道:“不错,不错,此画真是将我英俊潇洒的外貌和英武不凡身姿展现的淋漓尽致,妙极,妙极。”

    “英俊潇洒、英武不凡我倒是没有瞧出来,但画得可真是像啊。”

    徐继荣托着下巴,没心没肺的说道。

    刘荩谋斜目一瞪,可想那一百两还没有到手,也就没有跟他计较。

    郭淡突然笑道:“那比起朱公子画呢?”

    刘荩谋眼眸一转,哼道:“真是不比不知道,这一比起来,他那画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朱立枝瞟了眼郭淡,面无表情,又跟幽魂似得,飘到椅子前慵懒的坐下,但目光始终落在画架下面。

    刘荩谋不屑得哼了一声,又好奇的向郭淡问道:“你当真只学半年的画?”

    郭淡点点头。

    “这怎么可能,半年就能画成这样,天赋再了得,只怕也是做不到的。”

    刘荩谋直摇头道。

    忽听前方飘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只是画技不同而已,半年学成这样,也非难事。”

    刘荩谋斜目一瞥:“你能么?”

    朱立枝道:“他若需要半年,那我就只需要三月。”说着,他又小声嘀咕道:“或许还不要。”

    “真是大言不惭。”

    刘荩谋哼了一声,又向郭淡道:“小童生,你且教他三月,我还不信他能够学得会。”

    郭淡闻言,不禁对这厮生出三分好感来,显然这厮是在用激将法,希望他能够教朱立枝这种画技,这才是真正的兄弟,笑道:“我当然愿意,但我是这么想的,在学习的过程中,也需要一个人站在前面,但总不能天天麻烦刘公子你吧,正好含玉楼那边有很多人,何不一举两得。”

    徐继荣听得眼中一亮,连连道:“对呀!我看就这么着吧。”

    朱立枝道:“我对此事不感兴趣。”

    “为何?”

    徐继荣激动道:“难道你不想学习这种画技么?”

    朱立枝微微摇头道:“不想。”

    这小子还真是够嘴硬的。郭淡呵呵笑道:“小伯爷,我看还是算了,他们如此肤浅,如何又能够领悟你那伟大的思想,正所谓道不同不相谋。”

    “伟大的思想?”

    刘荩谋哈哈大笑道:“一个青楼而已,何来的伟大,你这人说话还真是有趣。”

    竟敢说我不伟大,真是岂有此理。徐继荣嘴一撇道:“我不借你钱了。”

    他...他学坏了!刘荩谋赶忙道:“伟大,伟大。”

    “哎!”

    郭淡手一抬,道:“小伯爷,我们得以德服人,以理服人,怎能老是拿钱说事。”

    刘荩谋差点没有喷出一口血来,我的荣弟可就是跟你学坏了,“你小子......,好,有本事你就说个伟大出来。”

    郭淡不答反问道:“我且问你,朱公子的画可上得了台面?”

    刘荩谋摇头道:“那自然是上不了。”

    “为何?”

    “因为他画得乃是春宫画,这如何登得了大雅之堂。”

    “可为什么又受人喜欢呢?”

    “这......。”刘荩谋嘿嘿道:“大家都是男人,你会不明白。”

    “言之有理。”

    郭淡点点头,道:“是男人都明白,换而言之,这就是人性。既然是人性,那为何人们却不敢直面面对呢?这种人不就是儒家所鄙视伪君子么?”

    向来能言善辩的刘荩谋,一时竟无言以对。

    “说到底,这就是虚伪。许多思想大家,说什么存天理,灭人欲,可自己身边却是妻妾成群,还有不少人满口仁义道德,可私底下却是贪赃枉法,欺民霸女,无恶不作,相比起来,我倒是更欣赏刘公子的作风,能够将借钱说得如此坦荡荡,但试问谁一辈子没个难处,有困难就得寻求帮助,这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这最后半句,可算是说到刘荩谋心坎上了,眼眶一红,哽咽道:“知我者,童生也。”

    朱立枝突然问道:“不知这与继荣的想法有何干系?”

    郭淡道:“小伯爷就是希望用一幅幅美丽的人体绘画,去展现人的魅力,去撕毁那些虚伪面具,去打破那世俗礼法,道德人伦的桎梏,让人们勇敢的面对自己,面对自己内心真正的渴望。”

    说到后面,他是慷慨激昂。

    这一番话换在任何一个地方说,他可能都会被打死的,但偏偏放在这里说,能够引起极强的共鸣。

    因为这都是一群问题青年。

    “说得好,说得真是好。”

    徐继荣听得是热血沸腾,挥拳叫好,虽然他不太懂。

    反而是面无表情的朱立枝却对这一番话感触颇深,因为他就是因此被赶出家门的,但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他们这些伯爵N代,生活过于安逸,如此他们才会渴望世俗礼法之外的一些东西。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帮小伯爷,你不也会画么?”朱立枝瞟了眼郭淡。

    郭淡叹道:“我已经算是竭尽全力在帮助小伯爷,但我只是一名赘婿,连出来一趟,都得打三回报告,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徐继荣点点头道:“这是真的,淡淡在寇家一直都被寇家父女虐待。”

    “咳咳...那倒没有。”

    郭淡赶紧辩解一句,又转移话题道:“当然,除了伟大的思想之外,还能够赚不少钱,而这些钱又能够帮助一些有困难的人,这难道还不能称之为伟大么。”

    我不就是有困难人么。刘荩谋眼中一亮,道:“想不到荣弟有如此伟大的梦想,荣弟,你且放心,我这做兄弟的定鼎力相助。”

    徐继荣毫不领情道:“可我主要是想枝枝帮忙。”

    “......。”

    刘荩谋当场石化。

    郭淡笑道:“那也不是,总得需要一个负责卖画的。”

    他是想脱身,那么越多人帮徐继荣,他就越能及早抽身。

    “就是,就是。”

    刘荩谋立刻又活了过来,然后走上前去,向朱立枝道:“立枝,难得荣弟有如此伟大的理想,我们做兄弟的,当然得支持他。”

    他深知朱立枝性格高傲,故此对于向郭淡学习画技一事,是只字不提。

    朱立枝思忖半响,轻轻点头道:“好吧。”

    可算是摆平这群问题青年了,我终于要自由了。郭淡暗自窃喜。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