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为师有个新任务 > 第40章 买个橘子
听书 - 为师有个新任务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40章 买个橘子

为师有个新任务 | 作者:凌云不渡| 2019-09-27 21:2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冰心堂来人,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跟御剑门和铁刀门这种小门派不同,冰心堂同样是家大业大,这种新入门弟子的挑战,派个长老来就算是很重视了。

    擂台比武就设在空桑派的门口,空桑派也只是派出一个长老来负责而已。

    但现在,冰心堂掌门带着整个门派的中坚力量到了,显然不是来看比武这么简单。毫无疑问,是七瑾年与空桑派的比武出了意外,以至于惊动了这位冰心堂掌门。

    事情是徐林搞出来的,虽然他很想低调,但到了这个时候,总要去看上两眼才安心。况且,沈青一出现,其他各个门派的人都跟在后面瞧热闹了,多徐林一个不多。

    仔细思考觉得问题不大,徐林便对几个弟子吩咐说:“你们在此等候,不要随意走动。”

    “师父,你要去哪?”松鼠航问道。

    他们几个不认识冰心堂的人,忙着管好自家擂台前的热闹,没注意到刚才的骚动。

    徐林也不好说自己是去看热闹的,便随口扯个理由说:“为师去买几个橘子。”

    徐林说完就走了,完全没反应过来自己这句话对玩家造成多大的伤害。

    松鼠航一脸懵逼,愣了好一会儿才对斗帝不死于马快说:“你刚才听到没有,这NPC,怎么还骂人呢?!”

    斗帝不死于马快安慰说:“这大概是巧合吧。”

    “不对,这很有可能是隐藏任务的提示。你说我建的这个人物,会不会在背景设定上是师父的私生子?!”松鼠·福尔摩斯·航摸着下巴推理说。

    “呵呵,龙套就要有龙套的觉悟,请不要给自己加戏!”斗帝不死于马快鄙视地说。

    “不是啊,我很认真的。你看我们建立人物的时候都有背景选择,你选的是啥?”松鼠航问道。

    “我选的商人的儿子,开局送点钱。”斗帝不死于马快回答说。

    “对啊,你商人的儿子就开局加钱,我选的名门世家,却只有一个没有任何加成的玉镯子。这里面肯定是有内涵的,肯定就是关于我的身世之谜,而正因为这个身世之谜,让我能够开启御剑门这个隐藏门派!握草,这么想的话就对得上了,不然凭什么我就能成为御剑门大弟子呢?”松鼠航越说越激动,像是真挖掘出什么史诗级连续任务似的。

    从衣兜里面掏出那个系统赠送的玉镯子,松鼠航反复地看了看,虽然还是没看出什么蹊跷来。

    原本他嫌这玉镯子不适合男人带着,所以他一直都是藏在衣服里面。现在他直接套在手上,决定等下在徐林面前多晃一晃,看能不能触发新任务。

    徐林哪里知道自己随便一句话能让松鼠航联想这么多,他跟上了其他门派的队伍,混在人群里面朝着峰顶走去。还好,他这人本来就不算太过起眼,堂堂御剑门掌门,穿的还是粗衣麻布,毕竟系统只给弟子们发衣服,可没算他的份。

    因此,徐林混在人群里面根本认不出来。

    摩肩接踵地走了一段路,总算是来到了第一峰的峰顶,也就是空桑派的擂台所在地。

    徐林朝擂台上望过去,看到冰心堂掌门沈青正在给七瑾年疗伤。七瑾年的脸色一片青黑,似乎是身中剧毒。沈青已经喂了她服用一枚解毒丹,同时用柔和的内力为她逼出毒素。

    但效果显然并不太好,七瑾年虽然吐出了几口毒血,但依旧气息奄奄,一副随时有可能会死的样子。

    徐林连忙挤上前去,找了几个人问清楚情况。

    七瑾年谨记徐林的任务要求,要高调地击败空桑派的弟子,所以直接选了空桑派的擂台进行挑战。不仅如此,她还让几个朋友将一战豪赌全部挑战牌的事情给传了出去。

    冰心堂与空桑派不对付了很多年,如今两个门派公然对上,自然是会引来无数人围观的。擂台很快就围了里外三层,这样一来空桑派的压力就更大了。

    严三浪这个新人弟子,论真正的武功不可能是七瑾年的对手,这小姑娘不仅仅有系统奖励辅助,本身还是个真正的练武天才。严三浪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空桑派的玉蝉飞针暗器。

    上面全部淬了毒,有着极强的麻痹作用。数百根细针爆发出来,没人能够躲得开。

    然而,七瑾年敢挑战,自然是有备而来。

    严三浪想要先下手为强,用玉蝉飞针将七瑾年解决,上台就打开了其中一个金属圆筒,朝对手发射暗器。

    然而七瑾年将身后的披肩一脱,内力凝聚其上便展开成一面布盾。以七瑾年的功力,这布盾当然是挡不住刀枪剑戟,但对于轻柔无比的玉蝉飞针来说,旋转起来的布盾却成了无法逾越的天堑。

    即使偶尔有一两枚飞针穿过了防御落在七瑾年身上,上面的些许毒素根本就产生不了什么效果。不算七瑾年所学的《八门化伤》专克毒素,光是冰心堂提供的解毒丹就能将这遗漏的少量毒素都解除。

    严三浪虽然也练过空桑派的武功,拳掌指腿都有几分造诣。但今天的擂台赛情况太特殊了,空桑派一旦输了,不仅仅第一无望,甚至要彻底清零变成倒数第一。

    这种情况下,严三浪的心理压力极大,慌乱之间却只想到不断发动暗器。空桑派长老给了他十几管暗器,只要随便中上一管,都能够扭转战局。

    而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大概也是因为压力过大,空桑派长老也忙中出错。严三浪拿起一管花纹与众不同的暗器,朝着七瑾年射击,空桑派的那位长老一看就知道不好,正想阻止,却已经迟了。

    这一次,飞出的并不是玉蝉飞针,而是一枚拇指粗细的透骨钉。这样的暗器,就不是一面布能够挡得住的了。

    透骨钉穿透了布盾,刺入到七瑾年的肩膀之中。这种伤势对玩家来说并不算太重,然而透骨钉上却淬了另外一种剧毒。这暗器,本来是长老自己的防身底牌,刚才竟然不小心一起交给严三浪了。

    这透骨钉上的毒名叫“蝮蛇涎”,是见血封喉的即死剧毒,也是新人擂台赛上命令禁止的致命之物。空桑派的人竟然使用这种毒药,按照规矩立马就判输了。

    但此时谁还顾得上输赢,七瑾年是冰心堂的掌门亲传弟子,要是死在这个擂台上被空桑派毒死,那后果连空桑派都不一定承受得起。

    蝮蛇涎本来见血封喉,就连空桑派自己都没有研发解药。毕竟这种发作速度用秒来算的剧毒,什么口服解药都没有意义,血清之类的东西也不是空桑派的研发范围。

    因此,七瑾年应该是必死无疑。

    问题就在这里了,也不知道是这小姑娘天赋异禀还是这蝮蛇涎过期了,七瑾年虽然中毒,却没有立刻毙命,而是撑到了沈青赶来。

    只是,沈青似乎对这种剧毒也是无能为力,现在只能算是消耗内力来维持七瑾年的性命,但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徐林搞清楚了来龙去脉,心里也是焦急。

    这小姑娘是自己忽悠去找空桑派麻烦的,要是这么意外死亡,徐林感觉自己也要内疚一辈子。

    “不对,一定有办法的。这群玩家开膛破肚都能快速恢复,中了即死的剧毒都能撑一段时间,一定能救回来。”

    徐林仔细回想着斗帝不死于马快之前受伤时候说的话:“还剩一丝血皮也死不了。”

    血皮……

    徐林脑子灵光一闪,悄悄地对在场所有围观的玩家发布了一个紧急任务。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