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女帝晋升之路 > 第三十九章 拓展商路
听书 - 女帝晋升之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三十九章 拓展商路

女帝晋升之路 | 作者:白满川| 2019-09-27 21:23 | TXT下载 | ZIP下载

    所以,从正常章程来看,这家客栈的正经主人其实就是管家,管家死了,她从管家手里买下客栈,三皇姐厉青兰就是知道也无权阻止。

    只是,厉青青怎么也没想到公孙傅可以不掏一文钱就把房契地契拿过来,这未免也太厉害了点。

    厉青青抬头给了他一个疑惑又佩服的眼神。

    公孙傅浅浅一笑,绕有些神秘地说道,“殿下若想知道缘由,烦请亲自去瞧。”

    说完,他做了个彬彬有礼的请的手势。

    厉青青好笑又有趣地深望了他一眼,抬脚跨了进去。

    客栈里,那寻常妇人打扮的女子,见到厉青青时,急拉着一旁的女儿一道跪下。

    厉青青被突如其来的大礼弄得有些懵,下意识地皱紧眉,警觉起来。

    那妇人哭哭啼啼道,“殿下,这客栈我们白送与你,只求殿下能够派人护送我们母女离开长安!”

    难怪啊,厉青青回望了公孙傅一眼,难怪他能轻而易举地拿到房契地契,照这样,她也可以。

    厉青青松了眉,放下了警惕心,但对公孙傅露出一个好气又好笑的眼神。

    她一定没想到这个眼神,在公孙傅看来像是只对他才会露的眼神,内含着包容和宠溺,就像他对她一样。

    公孙傅心下一乐,像是得了宠爱的孩童一般,得意地透出几分坏笑。

    厉青青看他坏笑起来又是另一种风景,当下也就没忍心说他,叹了口气,罢了,这亏我吃了就吃了吧。

    “来人!护送他们回家!”

    客栈门口,那几个随厉青青出来的护卫立刻领命去办。

    母女两谢了又谢,匆匆收拾了一番,上了马车,然后由王府护卫护送着离开了。

    很快,客栈里只剩下了厉青青和公孙傅二人,公孙傅像是变戏法似的从手里变出另一张协议,上面是那妇人写的买卖协议,且按了手印的。

    他说,“如此一来,不用她亲自出面,也可以凭此去衙门更改客栈主人姓名。”

    厉青青点了点头,不得不佩服公孙傅想的周到。

    公孙傅抿嘴一笑,抬眸往楼上瞧了瞧,“殿下可要上去瞧瞧?”

    厉青青嘴角一勾,“当然要,如今这是我的产业了,我自然要去瞧瞧的!”

    厉青青从一楼上了二楼。

    二楼是个半敞半包的样式,半敞便是半边地敞开坐,与一楼格局一样,半包便是半边地造了雅间,一路走到雅间附近,全部都房门紧闭着,看不到里面风景。

    不过厉青青知道,从里面看,每间雅间都布置的简单大气,尤其是东边那间,是按江南风韵布置的。

    屏风绣的是三月烟柳断桥图,门窗座椅雕花也是雕的江南特色图案,总之一进入东厢房,便像是去了江南的客栈里。

    厉青青随手推开正南边的窗,窗户正对着大街,曾经她就与未黎先生靠在窗户口听街上有人宣读罪己诏。

    如今不过才过去两月,她便从客栈的客人变成了主人,这种奇妙的变化让她心情尤为大好。

    她想,未黎先生说不定也有此心情,所以又命门口的护卫把未黎先生以及张嬷嬷等人都叫来。

    果不其然,未黎先生来了之后,也是大大的感慨,“曾几何时属下和殿下就在这里商讨大事。

    没想到才两个月的功夫,这里变成了咱们自己的。”

    坐在软垫上的公孙傅闻言一顿,站起身来,走了过去,巧妙地加入话题,“殿下,在朝中扎下了根,在商门也扎了根,想来不出几日便可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了。”公孙傅眸光流转,笑容深深。

    厉青青勾唇一笑,笑容泼辣而霸道,斜倚在窗户口眸光深沉,“先生甚知我心。”

    公孙傅微微一笑,心下荡漾。

    未黎先生愣了愣,为什么有种插不上话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明明他曾经和殿下才是绝配,现在为什么觉得自己是多余的?

    任飞恨铁不成钢地哼了一声,为未黎先生出头道,“殿下的心,我们都知道。并且我们还知道,殿下此时根基不稳,仍需招贤纳士。但朝野上下,但凡是有学之士都让皇太女和三皇女刮分去了。

    属下以为,殿下当从寒门寻找才学之士。”

    厉青青眸光一亮,嘴角弯起邪邪的弧度,“飞儿何时竟也能说出如此见解颇深的话来,真是叫吾好生欣慰。”

    厉青青眉毛扬了扬,目光在任飞和未黎先生身上打量,想来这话也是未黎告诉他的。

    不出所料,任飞说,“这是未黎先生与属下私下说起的。属下觉得很有道理,便想说给殿下听。”

    厉青青点了点头,对于任飞,她总是忍不住想用一种关爱智……那啥的眼神看他,尤其是当他一本正经的参与政治讨论,就更觉得那啥了,厉青青忍不住想笑,但还是忍下了。

    “飞儿说的有理。”

    她扭头看向了未黎先生,不知为何最近的未黎先生变得很奇怪,有什么话不能自己跟她说,非要通过任飞之口,究竟是他们疏远了,还是他跟任飞关系更进一步了。

    未黎先生被厉青青那道探究的眼神看的很不自在,未免让厉青青以为他是个抹不开嘴的无能之辈,只好自己开口说话了。

    “殿下可还记得属下曾经与殿下打的赌?”

    “记得!”厉青青挑挑眉,笑得颇有风采,“先生赌输了。先生想让我不计条件地做任何事,恐怕是不行了。”

    未黎先生背部一僵,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属下不要殿下为属下做任何事情,属下只希望殿下考虑属下所说招贤纳士之言。

    人选已经定了,只等殿下抽空一看。”

    “所以先生当日下的条件就是这个?”

    “是!”未黎先生抬起头来,问心无愧地答道。

    厉青青忽然撇开视线,不置可否,想来未黎先生总是以她为主,她倒是还赢了他不少钱,如今想来竟生出了愧疚之心。

    “先生所说的人才在何处?”

    “在对面!”未黎先生眸光往外看了看。

    对面是一家大店,比他们所处这家客栈还要大,且更加的鱼龙混杂,因为它是一家青楼!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