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是半妖 > 第三百三十一章:等一夜
听书 - 我是半妖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三百三十一章:等一夜

我是半妖 | 作者:北燎| 2019-09-23 19:20 | TXT下载 | ZIP下载

    然而叶沉浮对于这一句话,面上却没有多大的情绪浮动,只是皱起眉头,仿佛对后面一句八成把握不甚满意。

    “你既有八成把握,为何不在世子被带入宫中之前就将他带回来再做打算?”

    叶沉浮的话语内容虽然是在质问,但语调平静得却无一丝质问的意思。

    骆轻衣这次回答他的话没有像方才那般快。

    低头沉思片刻,想要回答说世子殿下不会想要让她带他回府的。

    也许,他更想被风多年带入那皇宫之中。

    可话到了嘴边的那一瞬,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了听雨轩中那些沾染了糖霜却叫不出名字的糕点。

    鬼使神差的……

    她这般说道:“属下不愿带回世子殿下的原因与叶公今夜不愿入宫的原因是一样的。”

    说完这话,她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自怔了怔。

    随即暗自嘲讽的想着:真是可笑,她明明不喜欢吃甜食的。

    叶沉浮眼光毒辣,虽然在她说这话时感到一丝怪异之处。

    但她的神情太过于自然,自然得与往日并无差别,倒也无从多想。

    对于这个回答,叶沉浮没有怪罪与她,叹了一口气道:

    “此事你做得很好,你足够冷静,若是换做了其他叶家军侍,怕是早就忍不住,先将世子给带回府中保护起来了。”

    叶沉浮这话不带任何嘲讽意思。

    因为他知道,十大侍军,无论是侍军首领,还是侍军成员,皆为忠诚认死理之辈。

    而他们忠诚的对象,一直都不是这皇城之主的一国之君,而是叶家。

    对于他们来说,叶沉浮是他们值得付出一生,付出全部的主人。

    而叶陵,则是他们的小主人。

    若是自家的世子殿下被人押送回宫,以他们那种认死理的固执性子。

    在没有叶公的命令下,怕是二话不说,直接抢人就跑,管你是不是小司马。

    然而,这一切起因,陛下愤怒的源头皆因顾然藐视君威,抗旨不尊造成的。

    要是连叶家也这般行事,时态只会变得更加严峻。

    叶沉浮正因为知道骆轻衣是个不会感情用事的人,所以才放心让她跟着叶陵。

    她性格僻静,遇事冷静,会细细揣摩行事后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她虽然实力强大,却从不显露锋芒,更不会冲动行事,她会思量怎样将一个严重的问题最小化。

    所以,对于小司马风多年带走陵天苏。

    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并非是拔剑夺人,而是回府禀明叶公事情起因经过。

    叶沉浮知道,此事压力过大的,不仅仅是他叶家,还有天子。

    天子震怒,怒的是对陵天苏的怒其不争。

    先是引起了罗生门的注意力,将顾然这个麻烦事给扯到了自身。

    顾然一案本就麻烦得如无数蛛网缠身一般,一旦缠上,便不可轻易脱身。

    但无法轻易脱身不代表着无法脱身。

    只要他有足够的耐心,足够的时间,一层层的剥开那蛛网便可相安无事。

    可叶沉浮失望至极,因为他的孙儿分明有着足够的时间,却没有足够的耐心,居然选择了一种愚蠢的处事方式。

    他那种做法,无疑是一把火将身上的蛛丝给烧了。

    虽然烧得干干净净省了不少事,可那蛛丝燃烧的火焰,也终将将他自己烧伤得不轻。

    他这般自毁其身,即便天子与叶家交好,有意护着故人之子。

    但朝中那些重臣可不是吃素的。

    赵家就是首当其冲,就算天子是这江山之主,也顶不过群臣的压力。

    叶沉浮此刻除了满腔怒火,更多的是担忧。

    虽然此事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但他的孙儿如今只身一人,醉醺在那皇宫之中,那副模样,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今夜,注定是个漫长的不眠之夜。

    “行了,你们先退下吧,轻衣,明日一早,你便去宫中一趟。

    陛下今日便会给出一个决断的,无论那小子受到怎样的惩罚,明日一早,都要把他给老夫带回来!”

    叶沉浮眼中精芒闪烁,

    等待一夜,那是自家那蠢孙子行事不计后果,失了皇家颜面,而他叶家,必须要给皇家一个面子。

    一夜……是他最大的让步!

    若是有人还要紧咬不放,那便血流成河一回吧……

    影子无声退下,骆轻衣却没动,她低声道:“叶公,世子殿下带回来的那两名侍女,也出事了……”

    “什么意思?”

    “府中侍卫来报,那两名侍女今夜接连出了王府,归来时却是一人背着一人回来,观其二人气息,都受了十分严重的伤势。”

    叶沉浮满是皱纹的眼角深深眯起,分裂成道道的皱纹好似老树盘根。

    他沉声道:“有人敢在今晚这个多事之夜伤我孙儿的贴身侍女?”

    一句平静的问话却是饱含杀意!

    他不喜妖族女子,但同时他也深知这两名女子对于他孙儿有着何等重大意义。

    正所谓爱屋及乌,叶老王爷自然不会让他人伤了他孙儿身边的重要之人。

    骆轻衣看出了叶沉浮眼底的杀意,恭敬道:“属下只知是那名名唤月儿的侍女先行出府,出府原因不明。

    府中有暗侍暗中跟了出去,却眼见她身上平白添出一道道可怖伤口,正欲出手相救之时,却没了她的行踪,好似凭空消失一般。”

    叶沉浮眉眼大睁,目光汇聚如电,他厉声道:“你确定是凭空消失?!”

    骆轻衣平静道:“府中暗侍,不可能看错,这是安魄强者才能施展出来的领域手段。”

    “府中暗侍可看到是哪位安魄强者?”

    “……不曾。”

    叶沉浮眼底闪过一丝阴沉:“如此说来还不是一般的安魄强者,府中暗侍虽然实力未达安魄境界,但其眼力老夫心中还是有数的。

    他也许看不透对方施展出的领域,但在对方施展领域结界之时,产生出的元力波动会暴露对方的所在,可他却由始至终都不知月儿是如何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骆轻衣同意道:“此人绝非寻常安魄强者。”

    叶沉浮沉吟道:“对于此人是谁,能否推测出一二?”

    骆轻衣摇首道:“不能,如今万首试临近,各国人物都纷纷来至永安,强者众多,一时之间,实是无法推断出究竟是何人盯上了世子殿下身边的侍女。”

    叶沉浮冷冷一笑,道:“既然推测不出,那便不必再继续推测,她既然能够活着回来,那便意味着她定是瞧见了对方是何模样,直接问她便是。”

    “是。”

    “那么另一名侍女为何又会出府?”

    “许是为了寻她那位交好的姐妹吧。”

    “行了,既然她们身受重伤,你今夜就多辛苦一下,去别院照顾一二,莫要再让她们的伤势恶化得更加严重。”

    “是。”

    骆轻衣明白,照顾治疗伤势是其一,更重要的是探听消息。

    若是她们有意隐瞒不说,通过伤势,也能够探知到一二。

    叶公虽然沉寂多年,远离朝廷斗争。

    但是蛰伏的猛虎旺旺却是更加凶狠的,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暗中觊觎府中之人!

    交代完一切事宜,骆轻衣这才抱起身侧的‘承影剑’退出书房,往别院方向走去,去完成叶沉浮交代之事。

    叶沉浮坐回到书桌前,没有回房入睡的意思。

    他一手撑着略显疲惫的脑袋,另一只手一挥衣袖,将书房内的烛火尽数熄灭,通明的书房归于黑暗。

    良久以后,才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声。

    无人发现,在书房外不起眼的窗角下,蹲着一个少女。

    少女白皙的脸庞有着一道如线般的剑伤,伤口处还渗着鲜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